香港

今天凌晨抵達東京,補覺到下午1點才起來本來想打開電腦做副業卻發現身體上的疲勞雖然恢復了但完全不想工作。趁着記憶還新鮮,寫一寫這幾天的直觀感受。 旅行本身 去香港之前幫朋友買東西的時候,想了想覺得名煙,名酒,手錶,奢侈品都挺無聊的。為了這些東西去打工有點蠢。物慾在得到滿足的一瞬間就會帶來空虛,之後就需要更大更強烈的刺激來填補。 而旅行帶來的體驗卻完全不一樣,跟家人,朋友,或者自己一個人,從計劃到實行到中間因爲天氣等不可抗因素而必須做出的改變與妥協,在陌生的地方體驗幾天完全不用的生活方式,過後也能從回憶中得到滿足。 幾個小貼士 在東京的話可以考慮在新宿外貨両替のインターバンク換港幣(或者其他外幣也一樣),沒有隱藏費用甚至可以比肩香港重慶大廈的匯率。但需要注意不要走錯地方,隔壁有一家沒有牌子的店匯率看上去好一點點但是會收8%的手續費。我因爲大意走錯被坑過一次 習慣了日本大車站便利的coin lockers之後會發現要在香港找個存行李的地方太難,而且價格也很貴,在中環三個箱子存了4個小時就花了260HKD 我乘坐紅眼航班沒有問題,但是女朋友顯然體力不支,下次能選的話還是不要安排那麼緊張的行程,至少去的時候可以選擇白天的航班 乘坐叮叮車(Tramways)的體驗很不錯,能近距離體驗港島的街景,甚至還能包車開Party 跟當地人交流雖然中文也沒有問題但是因爲我不會廣東話,用英文交流更加順暢 香港對寵物挺友好公共場合沒有太多限制,或者也有可能是能養寵物的人本身就很少,不用特別限制 5年之後 乘坐Tramways路過銅鑼灣,中環,金鐘等熟悉地名和街景讓我想起了2019年的那些熬夜的凌晨,連續幾天透過媒體看着前線用雨傘自製的燃燒瓶對抗裝甲車和水跑車的年輕學生們。5年後的現在雞蛋不僅沒有戰勝城牆,而且城牆還被加高加固而且更加密不透風。一邊是賣房子準備跑路的英國加拿大的香港人,一邊是覺得自己靠着低稅收跟相對較低的房價撿了便宜的“新香港人”。 禮拜天中環HSBC樓下拿着微薄薪資的菲律賓女傭們席地而坐,年輕的女孩們在跳舞,唱卡拉OK,邊喝大瓶可樂邊打牌,買賣看起來像是從內地進來的衣物飾品。幾個肥頭大耳的保安保衛着寫字樓的“國界”。顯然她們好像並不屬於港府所喜歡的“新香港人”。而在那種環境下卻依然能夠保持樂觀與積極我很佩服。 說到我自己,2018年3月宣佈廢除任期的那條新聞讓我打消回中國的念頭,2019年的反送中則是讓我堅定了從法律上脫離中國的決心。但由於跟父母溝通不是很順暢很多時候又是我先斬後奏,趁着這次旅行的機會,在酒店跟快5年沒見的父母深夜促膝長談。互相坦誠地交換了意見,父親說出了下面一句話 “我們可能接收不到沒有被管控過的信息,但是能夠理解你的決定。就像是從東德逃到西德,從北朝鮮逃到韓國,當年從內地逃到香港一樣。改變的只是時代背景,人們在做的事情沒有改變” 達成了此次旅行的目的,剛剛好目的地是5年後的香港

May 6, 2024 Â· Me

打工人炒股的錯覺

趁着今天全球股市暴跌,來簡單聊聊打工人炒股的錯覺,以及我的策略。 打開推特好多人都在用中文聊炒股炒幣買房。最近跟公司同事去聚餐只要聊到炒股炒幣炒FX(拉槓桿炒外匯)或者買房,幾乎所有人都滔滔不絕,長篇大論發表觀點。 而一個簡單的事實是,長期來看經濟大餅越確實是在做越大,但短期的股市漲跌取決於市場對於經濟的預期(不是實際情況,只是預期)。牛市之下,大家都能輕鬆靠著炒股短期賺到錢,但牛市永遠不可能長久,短期投資個股或對於大多數打工人來說不見得是個好的策略。 炒股好像會給我們打工人一種錯覺,會讓我們覺得我們有那麼一瞬間我們從勞方變成了資方,有機會不依靠勞動僅僅靠著決策就能在短期內賺進鈔票。不可否認確實也有人是這樣成功的,但跟書店琳琅滿目的成功學書籍一樣完全不具有任何普遍性和可再現性。而且投資跟投機其實本質上並無差別,都是某種形式上的賭博,靠著承擔一定的風險來獲利。再者,炒股炒幣花費時間精力,最終的營收不僅反應在最後的數字上,還需要考慮到時間成本,精力成本,甚至是心理成本。算上這些看不到的無形成本,炒股的收益率估計也就不剩多少了。 但是,作為打工人能不炒股嗎? 顯然完全不炒股也不可取,就連長年通縮的日本也進入了通脹時代,不炒股就只能等著資產縮水。另外,日本政府從幾年前開始學習英國的ISA推出了名為NISA的投資稅收減免政策,其實意思就是說按照現在的少子高齡化進展,以後養老金很大可能會不夠用,所以政府也想鼓勵民眾加入資本市場的遊戲。 我個人的觀點是,我們首先需要承認並考慮清楚我們的現狀 我們多數打工人是凡人不夠聰明 沒有一手信息源 運氣不可能一直好 分析公司財報大多數情況是浪費時間 基於以上現實,用免稅額度長期定投風險相對較低的S&P500等優質ETF就完全足夠了,個股黃金期貨外匯加密貨幣一律不碰,甚至不買房(跟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書中的觀點類似)。把炒股看K線的時間用來多陪伴家人,或者打球,看書,寫碼,練琴等興趣愛好,甚至是刷推特都可能更加有意義。

April 19, 2024 Â· Me

潤日進階: 如何DIY歸化日籍🇯🇵

本文可以轉載,但請附上這個博客的URL 寫這篇文章的理由 用日文谷歌搜索「日本国籍帰化」結果多半是行政書士們用於營業推廣的文章,可能因為利益相關,多數不是很詳細整理的也不是很系統,另外信息也比相對較陳舊沒有一直更新。本文的目的是詳細描述DIY歸化日籍的整個過程,為後來人提供方便。 花幾十萬日圓找行政書士也以節約不少時間,但中國方面的資料依然還是需要自己獲取,大家可以看完這篇文章之後再權衡一下。 記得當時我DIY日本留學的時候也是在知乎(當年的知乎)上查到一個叫蘇菲的前輩寫的文章,然後自己將文中的內容付諸實踐,最後沒有經過語言學校大學畢業後直接旅遊簽證考試然後入學修士。因爲我是小鎮做題家而且家庭條件也完全談不上好,那篇文章可以說是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現在我想做的是把我微不足道的經驗分享給想要知道的人。 前提 本文主要針對於來自中國且已經持有長期簽證在日本留學或者工作並且想要歸化的朋友。如果人還在中國的話,建議首先參考有名的潤學項目的其他文章再來閱讀此文 本文只談方法論,關於要不要「潤」以及日本適不適合潤等話題本文不做討論 本文內容全部基於筆者自身2022-23年(或者更早)的經驗,可能會過時或者跟你的情況有所偏差,如果有事實性錯誤歡迎提出issue, PR 也歡迎其他形式的PR 歸化所需要的材料因人而異,作爲補充整理到了cases裏,請對比閱讀 歸化的條件 日本的國籍法第五條是這樣寫的, 居住条件(国籍法第5条1項1号) 引き続き5年以上日本に住所を有すること 能力条件(国籍法第5条1項2号) 20歳以上で本国法によって行為能力を有すること 素行条件(国籍法第5条1項3号) 素行が善良であること 生計条件(国籍法第5条1項4号) 自己又は生計を一にする配偶者その他の親族の資産又は技能によって生計を営むことができること 重国籍防止条件(国籍法第5条1項5号) 国籍を有せず、又は日本の国籍の取得によってその国籍を失うべきこと。 不法団体条件(国籍法第5条1項6号) 日本国憲法又はその下に成立した政府を暴力で破壊することを企て、若しくは主張し、又はこれを企て、若しくは主張する政党その他の団体を結成し、若しくはこれに加入したことがないこと 挑選出其中的一部分稍微詳細說明一下。以下都是慣例沒有明文規定,或者說從官方的資料查不到相應的內容,但在申請的過程中可以瞭解到。 首先關於「居住條件」,說的是5年但按照一般經驗上來講,我申請過程中瞭解到其中的至少3年必須要工作並且正常納稅,也就是單單來日本留學念了5年書並不能申請。另外這個「引き続き」的定義也值得注意,跟申請用住類似,一年之內離開日本超過150天或者單次超過90天過去的話通常會從0開始計算。也就是有大半年或者有過長時間離開日本的經歷會被判定為將來不想在日本長居。 關於「素行條件」,就是說你不能偷稅漏稅(包括保險年金)或者過去有案底 。只要自己遵守規則準時繳納了稅金跟社保完全不是問題,如果就職於正規的公司的話每個月稅跟社保都會直接從工資扣除因此完全不需要擔心。過去就算有過輕微的交通事故,在申請的時候詳細說明情況問題應該也不大。 「生計條件」就是說你得有個穩定的工作能養活你自己跟你的家人,沒有硬性規定收入多少而且我個人覺得不是很嚴格。 「重国籍防止条件」這點就更好理解了,日本也不承認雙重國籍也就是說取得日籍之後必須放棄原來的國籍,這對持有中國國籍的人來說應該沒有任何影響,因為中國也不承認雙重國籍。準確來說在中國如果你不是鐮刀應該不可能擁有多本護照。 下面介紹幾個在申請過程中我所瞭解到的隱藏條件。 日語水平法律沒有明確要求但至少要有小學低年級水平,面談的時候即便你有N1證書也還是會測試你的日語能力 如果你剛剛跳槽在新公司未滿一年,通常不會讓你申請,在他們看來頻繁換工作意味着不穩定。在一家公司至少買一年後才能夠申請 如果有同居人(這裏指的是還沒有結婚的男女朋友),同居人的身份證明跟納稅的材料也需要提交 時間線 下面整理一下歸化的時間線 (滿足上述條件之前半年)第一次面談 (滿足條件之前兩個月)第二次面談 (滿足條件的當月)第三次面談 (滿足條件的當月)提交申請 (申請三個月後)法務局面試 (面試三個月後)法務局來電 (兩週後)歸化結果通知 (一週後)放棄中國國籍拿到歸化相關的證明書 (一週後)辦理戶籍相關的手續 整個過程前後接近1年半,需要有點耐心。還有就是上述時間線是我綜合幾個朋友的平均結果,樣本數很少應該會有不小的偏差,僅供參考。 歸化的通過率很高,走完這個漫長的過程基本上就成功了。換句話來說只要法務局讓你提交申請,成功率就已經在90%以上了。數據來自日本政府官方的統計 乍看很難,如果把歸化看作一個項目,分階段完成的話其實難度也不大。整個過程中你還會發現日本各個行政部門之間儘管做事方式落後缺少互相交流且效率低下,但卻都很很認真能把整件事情事無鉅細地全部辦完,還挺有意思的,扯太遠了,回到主題。 需要打交道的實體 歸化涉及到的材料很多,並且日本跟中國的材料都需要。並且如果有配偶小孩,或者有工資以外的收入則需要的材料會更多。獲取這些材料需要跟以下實體打交道。 中國 中國戶籍所在地的公證處 在老家的父母 中國駐日大使館領事部 日本 法務局 区・市役所 警察局 年金事務所 就職的公司 大學 整個過程至少需要去6次法務局,2次中國大使館領事部,2次居住地的区・市役所,1次中國國內的公證處。別的因人而異,具體需要什麼材料以及如何獲取會在後面的詳細步驟中說明。請行政書士可以減少你去法務局的次數,有沒有價值這裏不做判斷。 舉例說明 羅列了一遍時間線跟需要打交道的實體可能還是有點不太好理解,我舉兩個相對比較普遍的例子儘量解釋詳細一點。 例1 有日本留學經歷 周樹人,於2016年10月來到日本念語言學校,其間他順利考上早稻田大學的修士,與2018年4月入學 2020年3月畢業之後從2020年4月起開始在株式会社XYZ工作。 他想在法律層面上儘快脫離中國,因此想要在滿足條件之後立馬就進行申請。 按照上面講的至少五年居住其中三年納稅的原則,周樹人最早可以於2023年4月滿足條件進行歸化申請。然而第一次面談可以提前半年左右,也就是2022年10月他其實就可以去法務局面談,但想要面談的人很多而且需要提前預約,大概2022年6月左右就可以提前預約同年10月的歸化面談。...

November 29, 2023 Â· Me